公司新闻

【路演】言起投资林志胜:熬过量化交易的冬天,或将进阶百亿级投顾

2016-05-23

导读:量化交易市场陷入“黑暗期”,投顾该怎么办?盈米私募会第7期邀请了量化投资专家——言起投资与言程序交易团队中国总代表、市场总监、执行董事林志胜,他表示:“黑暗期”最适合修炼“内功”,只要能熬过去这个“冬天”,待市场恢复,或将进阶百亿级投顾。

嘉宾介绍:林志胜,言起投资与言程序交易团队中国总代表、市场总监。曾任职花旗银行台湾与中国区VP,有丰富的投资管理经验。美国杜兰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中国暨南大学金融学博士班。精通英法语,致力于产品设计与研究,负责市场调研、营销战略,市场营销管理,渠道建立与机构合作,拥有逾20年投资与管理经验。

演讲全文:大家好,我是言起投资林志胜,今天很高兴接受盈米财富的邀请,来参加盈米私募会的线上路演。今天我主要想跟大家讨论目前大陆资本市场量化交易的状况。主办方跟我提的这个题目是“资本市场的阿尔法狗,机遇大于挑战?”,这个题目定得非常有意思。

量化交易受限对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01量化交易陷入“黑暗期”

目前有关于量化交易的限制主要是来自于去年股灾1.0期间。从找股市下跌的替罪羊股指期货,到后来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等,各种名目都有出现过。具体的影响是在去年9月2号,中金所针对股指期货做了很严格的限制。从股指限仓每天100手,保证金比例提高4倍左右。到一周后,股指新开仓每天受限是10手,当日的平均仓的手续费提高基本至原本的100倍。中间还曾经有过撤单收1块钱的情况。从那时开始,量化交易在大陆就可以称是进入到了“黑暗期”,市场一直很不稳定。

02股指期货受限的影响

股指10手的限制原本的用意是限制市场过度交易,因为大陆金融市场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在股灾之前,股指期货的成交量已经是世界排名第一。但是,整个大陆金融市场已经是一个很庞大的生态体系,当我们把股指期货设限,限制到10手,几乎快把它掐掉的时候,它对于整个金融生态体系的平衡就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基金经理被迫减仓

股指期货本身是一个很重要的避险工具。对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经理来讲,他的基金以前持有大量的股票,可以透过股指做避险。例如,短期不看好某一个股票的时候,他不一定需要把那个股票抛掉。一个方式是去调仓、减仓;另外一个方式是透过股指期货去调节。这样对于股市的稳定是有帮助的。以前有股指期货,基金经理短期不看好股市,他可以用股指期货避险。但是现在没有股指期货了,基金经理不看好股市,他就只能减仓,就意味着卖股票。现在这种股灾后的情况,一个很大的基金要卖股票,是比较敏感的。基金经理可能会被主管询问为什么要卖股票、现在是什么样的时机和时间点,可能会接到电话,可能要写报告。试想一下,如果你是股票基金经理的话,当缺乏股指期货做避险的时候,你会选择持有一个股票型基金持股上限吗?我想一般应该不会,最大可能是下限持有多少股份,你尽可能往下线去扛。

投顾转战商品期货

股指设限10手,影响的不只是做股指的投顾,对做量化对冲的投顾跟基金经理也有很大的冲击。虽然现在的股指设限10手是针对投机,对套保盘来讲是不限的,可实际上,因为缺乏投机盘,所以套保盘是找不到交易对手的。缺乏了避险工具,投资顾问可能很多时候必须要暴露在风险中,冲击最大的就是高频交易的投顾。现在高频交易在大陆基本上已经是没法做了,尤其是在股指,因为每天只允许10手。现在有少数的投顾就转移阵地,转到商品期货。因此,这几个月商品期货暴涨暴跌,波动性非常大。波动过大的市场是并不受多数量化交易团队青睐,波动过大意味着产品净值的回撤率也会很大。

03量化投资的困境:“资产荒”

第三方接入大受打击

对量化的投顾来讲,目前市场上比较大的应该是第三方接入。去年监管在清理民间配资时,对于第三方接入的打击很厉害。很多有配资嫌疑的产品,像信托产品,被清理得很厉害。到后来连带着基金公司、基金子公司发的资管产品也受到波及。到后面清理情况变得很严重,就连正常的产品,例如跟银行配资的结构化产品,也连带受到很大的影响。现在很多券商或期货商对于结构化产品的开户交易是有疑虑的,风控也会比一般的管理型产品严格。比如一个基金公司或者基金子公司发一个资管产品,是需要做风控的,那么它必须要跟券商或者期货商有一个专线,才能够获取交易的资料,才能够做风控。可是由于清理第三方接入的关系,不管做交易的还是做风控的,券商或期货商一概不接。这种一刀切的方式造成很多合规的、非配资的产品受到冲击,很多产品因此发不出来。去年出现所谓的“资产荒”,这或许是原因之一。

产品发行周期长

即便产品获批可以成立,产品成立的周期也变得很长。审核、合规、备案、开户,整个周期也会变得没有办法控制。像开户,以前可能一天、顶多两天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备案周期可以长达5天,有时候甚至一周多还不一定能够备案开户。

投资人有资金想投,但投不出去,造成了资源浪费、资金空占,金融圈的人处于半空转的状态,这种资源浪费非常可惜。

04量化交易:路在何方?

阿尔法策略遭弃用,基金经理被迫“裸奔”

这两年有个蛮热门的量化对冲产品,阿尔法策略产品。阿尔法策略产品在前几年相当受客户欢迎,因为它的回撤率相对较小,获利也较稳定。虽然纯粹市场中性的阿尔法收益率不高,但是可以通过加杠杆提高投资人的实际收益率。目前市场环境下,负基差很大,这种套利的空间根本不存在;股票端,如果规模较大,程序化下单会受到影响;股票做多、股指做空的部分、股指投机部分每天只有十手,对手盘不足,所以哪怕拿到额度想做套保,也没有办法找到充分的对手盘。所以现在整个金融生态体系处于一种非常不平衡的状态,亟待恢复。现在没有股指期货避险,很多的投资被迫暴露在风险中,很多股票基金经理被迫“裸奔”。我们需要尽快恢复股指期货,不仅是投顾需要股指期货,这个市场更加需要股指期货,没有股指期货,基本的股票股指对冲都做不了。

避险工具多,但仍不成熟

现实是现在股指期货非常有限,每天只有10手。那有什么别的工具可以来替代股指期货做避险、对冲呢?某种程度来讲,期权是可以用来避险的。目前国内是有所谓的期权——ETF50期权,但目前在大陆,期权市场的成交量还是非常有限,需要更多人参与,而且也需要更多的期权品种,包括场内期权、场外期权等等。

目前市场最重要的避险工具受到很大的限制,可以作为替代品的期权又还不成气候。那对于基金经理、投顾来讲,投资该如何去规避风险呢?现实是,当缺乏避险工具的时候,一个比较稳健保守的基金经理,可能会选择把他的仓位降低,因为他没有办法承受太大风险,不愿意让产品出现太大的波动率,所以只能够被迫把仓位降低,把风险度降低。但这是不利于市场的。当一个实体经济体发展到一定程度时,金融业和服务业的需求就会增加。而金融服务业的发达与否,是直接关联到整个经济体效率和资源资金的分配交换效率的。

监管层需时间接受新的衍生品

我们需要给监管层更多的时间,让他们来吸收,让他们来消化这些新的衍生品工具,这些衍生品并不是洪水猛兽,只要你运用得好,驾驭得好,它们一样可以帮我们做事情,可以为我们的经济带来更多好处。

大陆市场是个进步很迅速的市场。5、6年前程序化交易、量化交易大家还很陌生,2013年市场就出现了“乌龙指”事件,2015年爆发疑似高频交易的事件。在其他国家的市场,可能15年走完的历程,我们大陆可能6、7年就走完了。所以监管层也要能够跟的上这样的变化的脚步,才能够适当的推出一些合适的交易规则和监管制度。

量化交易受限,言起投资如何应对?

01言起投资的应对策略

针对以上这些问题,作为一个投顾,要怎么来应对呢?从去年9月股指10手限制的严厉措施推出来之后,言起投资很快提出了对策和方案。

首先我们调整了投资策略和投资品种。我们之前主要做股指和股票,不包括其它的投资品种。股指设限、大盘暴跌之后市场非常不稳定,所以势必要增加其它的投资品种,像ETF套利、期货套利、分级基金套利、阿尔法期限套利和期权。由于股指每天还可以做10手,所以我们也会做股指的趋势。严格来讲,目前这么多的交易投资品种,并没有哪一样能够指单独挑起获利的大梁。现在是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需要增加获利的来源,积少成多。

另外,在产品的设计和发行方面也做了调整。比如把单个产品的规模缩小。以前大家喜欢做比较大的产品,因为基金规模大,它在资金的运用上比较方便,管理上也比较方便,比较有效率。但是现在股指有限仓,所以单个产品太大是不利的,需要把产品规模定在适当的大小。另外,产品的杠杆比例也做了调整。以前市场好的时候,大家很愿意做结构化产品,因为获利和回撤率如果很稳定,适当地加杠杆,可以提高客户的投资报酬率,而对于渠道商、经纪商来讲,产品规模也能够放大。但是目前市场的交易环境跟氛围不太适合做太高的杠杆。

第三,调整了产品发行的节奏。但是这种调整从业人员一般不希望看到,因为会造成资金闲置,导致大量专业的人力物力闲置。

此外,还有什么是可以调整的呢?就是投资的市场。过去大家投资的市场都是单一集中在大陆市场,因为过去大陆市场是非常好的,放眼全球,大陆市场是最容易、最好做的市场之一。为什么呢?因为大陆市场散户的比例非常高,如果再把具备散户思维和行为模式的机构算上的话,那散户比例就更高了,因此散户红利就非常高,就像以前的人口红利,而且散户结构短期内不会有明显改变。所以,另外一个调整的方式就是加大海外市场的投资。以我们公司为例,目前已经在香港发行了纯海外的产品,也发行过QDII产品,现在已经在做第二年第二期了。以今年这种形势来看,国际市场的机会与操作的空间可能会比国内要好一些。

02环境严苛,投顾应苦练内功

市场环境严苛,但仍蕴藏着机会

转投海外,倒不是因为目前国内散户比例突然缩小了,主要是因为目前国内的交易环境在各方面有很大的限制,但在国际市场上没有这些限制。基本上都是凭借对于市场的判断,那是根据个人的技术、经验,当然还有运气来决定是否获利。目前国内的投资环境对于做量化交易的投顾来讲,比较严峻,因为除了市场本身,还有一些交易的环境、通道让投顾的交易能力没有办法正常发挥,特别是对一个较为单一的投顾策略来讲。但如果能够转到国际市场上,投顾的很多策略就一样可以派上用场。但是目前QDII的额度又非常紧缺,所以现在投顾是进退两难。

对做量化的人来讲,现在的环境是很严苛,但是不是面临危机呢?应该算是的,但是危机里面带着的“机”,也是机会、转机。现在其实是一个促使大家往国际市场发展的契机点。因此,对于投顾,现阶段可能是一轮淘汰赛的开始。当然,这段时间不只是对做量化的来讲很艰难,对很多做私募投顾的公司来讲也是很困难的。如果能撑过这段时间,未来国内可能会出现更多百亿级的投顾,甚至是千亿级规模的。只要能够撑过这段期间,待市场重新规范后,市场会进行一次洗牌,把那些鱼目混珠的人清理掉,剩下来的都是精华。谁能够熬过这个冬天,谁就有可能进入百亿级投顾的名单。

今年,可以称得上是FOF元年。据统计,去年大概有431余个FOF基金,今年会有多少个呢?保守估计今年有一两千个FOF基金,因为几乎所有的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都在发FOF基金,还有私募、银行、保险、信托,各式各样的机构都在发FOF,投顾也在发FOF。我们公司去年就发了一个FOF,现在我们准备做第二个。所以只要你是一个好投顾,能够在这一波的淘汰赛生存下来,那么你都有机会成长到几十个亿,甚至百亿以上的规模。

言起投资的内功心得

投顾应该要具备哪些条件、竞争优势,或者该做哪些事情,才能渡过这段黑暗期呢?我们认为,一个投顾,风控是最重要的,因为投顾是在帮客户管理资金。所以投顾要谨慎,不管行情怎么走,我们都希望能把风险控制好,最大回撤不要太大。以我们这5、6年来为例,去年发了大概有20几个产品。去年因为一系列的股灾,很多好的投顾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产品做得不好,被迫清盘。但很幸运的是我们去年20几个产品没有任何一个出现清盘,也没有任何一个出现预警,最大回撤率也不超过10%,这个是我们表现较好的地方。

其实,现在这段时间是最适合拿来提升内功的,因为这时候可以加强自己的风控制度、风控体系、风控的执行力,再来精进自己投研的实力等等,来迎接未来景气的市场。我们可以参考一些产业发展的变化。像以前学企业管理的时候,我们会学到产业景气的循环,我认为现在就是这种私募或做量化交易投顾的不景气的时候。但是不景气不代表可以闲着,而是应该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提高自己的投研能力,提高自己的风控能力,各方面准备好,应对未来市场的恢复。言起投资有部门专门负责策略研发,有人负责策略的撰写,还有人负责策略的应用。另外还有风控部门负责质量控制,就是QC的部分。此外,还有核心IT人员负责架设整个交易的环境,还有容灾系统。我们希望市场恢复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波的市场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