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文其详

176.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推广儿童哲学?

2018-12-18

有一次,我跟我一个好朋友走在路上,我跟他说:“我打算致力于推广儿童哲学”。他立马说道:“算了吧,哲学这么难,大人都学不会,还让儿童来学,儿童能懂什么哲学呢?对不对?所以你们自己几个哲学家还是孤芳自赏,就饶了儿童吧”我乍听之下,觉得这个说法确实是颇有道理。可是实际上又出现了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呢?

我说:“你想想看,咱们中国人最重视的就是家庭、教育跟阴阳五行。在家庭中,我们的下一代就是我们的希望,所以儿童要是懂得如何思考,要是懂得一点哲学思想,要是懂得如何进行辩证,懂得如何透过思想而发挥力量,成就他们的人生,不是一件蛮好的事情吗?”可是他说:“对于儿童来讲,儿童在学习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听话,接着的话就是要用功,然后上课的时候不要说话,抱着书本就够了”。

我回答他说:“在这样的教育方式下,如果你的儿童他只会听话,最后慢慢就会变成盲从,如果他只会拿本书读,就会变成书虫,而没有办法了解自己在书里面所读到的内容,如果他做任何事情都保持沉默,都非常没有自己的想法,这样对他来讲会有什么帮助呢?你要知道,我们重视的是家庭、教育与阴阳五行,在我们的家庭中,我们的使命就是好好的教育下一代,我们的阴阳五行就是我们的命,只有透过好好的教育才能够改变你我的命运”。

我的这个朋友一听之后,觉得很有道理,我便借机说道:“你听我讲,跟你讲解一下儿童哲学要做什么。我们通常说儿童是未来的主人翁,而哲学就是思考的活动,如果我们把他们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儿童哲学就是什么呢?儿童哲学就是未来主人的思考活动。他这一听感觉就不一样了,为什么?如果未来的主人,不要说是你的孩子,就算是领导你的人,他本身没有什么思想,动作非常的僵化,在思想当中不够开阔,你所面临的环境也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从这个道理,我们也可以说儿童们的思考深度,其实就是我们未来的事业,他们思考的广度,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而他们思考的习惯,会变成我们未来的素养,他们思考的主轴,其实也就是我们未来的样式。换而言之,对于我们要求自己要怎么过,一定要把我们的想法传递给儿童们,让儿童们在练习,在思考,在辩证,在关怀他人,在影响社会的这种期待之下,慢慢做改变。

所以我想要推广的主要功能或者说目的是不但能够促进整体社会的进步,也是培育一个孩子让他们能够拥有独立的心灵,让他们有表达的能力,让他们有说理的自信心。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判断。这一点伴随着社会开放,有许多的家长慢慢也注意到,在科技进步以及多元发展的情况下,孩子已经不再是教育中被灌输的对象,而是我们应当要想办法启发他们的理念。

孩子本身的理念在被启发之后,将来他们就是提供理念的人,所以说这一件事情,在全世界已经逐渐变成共识,意思就是说儿童哲学,在落实孩子需要理念的这个观念上,他的课程发展如雨后春笋一般,尤其是在先进国家,所以你可以了解到,伴随着多元的文化,以及经济的富裕下,大家慢慢发掘,在先进国家中,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儿童不但应该学哲学,在学校内部就应该有儿童哲学的课程。

借着这个风气,我们来看看英国跟美国,以及欧陆国家的情况。我们以法国跟德国为代表,来看看他们展现出的不同形态的儿童哲学。英美国家他们的传统强调分析,因此他们的儿童哲学课程,重点在于为孩子提供哲学的内容,让孩子尝试透过分析的方法,透过说理的过程,来了解这些内容所展现的架构跟规范。另一方面,以讲求说理辩论为主的法国跟德国的教育传统,他们儿童哲学所专注的课程,是让孩子一起参与哲学的讨论。两者之间差别不大,一个是强调分析,另外一个是强调说理,但是他们的目标一致,只是为孩子所提供的教学课程,跟教学方法略有不同。

英美地区的儿童哲学,他们教学的方式,主要是给定一个情境脉络,然后让孩子能够设身处地的去思考,在这个情景中面对这个脉络,要如何解决这个脉络中所生成的困难,如何解决在提出各式各样解答的时候,所遇到的挑战,这里头虽然是一个虚拟的情节,但是孩子们会从游戏的方式中,思考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另外,法国跟德国教授儿童哲学的方式,大多数就是让孩子能够针对生活中的各种情况,把生活中的各种情况与日常生活中的人,这些人做的事情,做这些事情的时间点,还有做这些事情的地点,在做这件事情需要用到物件等等,连接在一起,然后进行讨论,辩论,跟反省。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会出一些题目,自己会想到一些道理,然后自己会针对自己所想的道理进行辩护。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一般说来欧陆的哲学家,尤其以法国德国为代表,强调直接面对自己的人生,而英美地区的哲学家,所强调的是透过分析的方法,来了解各式各样虚拟的情节。整体而言,把这样的传统融合在儿童哲学的过程当中,那么我所教育的台大哲学系,占据了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综合了英美哲学跟欧陆哲学。

从早期开始,台大哲学系就与中西哲学作为主轴,这个主轴发展多年下来,无论是教学,研究,甚至在社会服务方面,我们所有的老师和学生共同努力,同时吸纳了英美哲学的逻辑规则,分析的方法,与欧陆哲学的辩证思维,解决文化现象的这些问题。

在这两者綜合下,我们针对西方哲学,整体提出了独到见解,而在提出见解的过程中,我们台大哲学系的教学内容,一直不断地以中国的根本精神启发学生,奖励研究以及充实教学的主导方向。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把这些已经做的成果,逐渐通过儿童能够接纳的方式,用他们能够接纳的语言,让他们自己能够接纳的文字,逐渐的融合,变成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透过学习儿童哲学,他们学会了思考的方法,他们学会了说理的技巧,他们学会了聆听的关键,他们将能够进一步开发他们的智慧。

我期待所有希望能够开发自己子女智慧的家长们,能够让我们一起携手同进,让我们的儿童成为未来真正的主人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