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文其详

193.特朗普干涉美联储的意义

2019-05-07

最近连续有好几次,特朗普针对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关于升息的决定,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威胁了几次后,甚至以让鲍威尔离职为要挟,希望他能够就范,不要再升息了,让美国维持欣欣向荣的局面,让美国的股市能够持续上涨,让美国的选民能够维持乐观的信心。

d3782137.jpg

当然,特朗普的想法着眼的对象是他的连任。不过这里头却透露出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也就是有关于社会科学哲学的根本问题。如果你要问我现今社会科学最大的矛盾是什么?我会说,现今在社会科学中最大的矛盾,是经济的理性与政治感性之间的碰撞关系。在这个矛盾里头,我们的生活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答案很有趣,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科学另外一个特性,就是几率。这个答案听起来可能很抽象,不过当你用自然语言理解几率这个概念的时候,就会出现一目了然的感觉,发觉很有道理,为什么呢?

因为科学强调几率,所以科学所提供的答案,都是有很高的几率为真,但是永远不能排除也有几率为假。让我现在把这个矛盾,也就是那个介于经济理性跟政治感性之间的矛盾,加上科学中所依赖几率的观念结合在一起,我们就会明白这件事情的情况实际上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科学在现代社会中最大特色就是数学化。数学计算的结果在一般的自然科学中物理、化学、生物是非常坚定的模式,让数学这种纯理性又无私的效用可以解释自然中的一切。数学不但是自然科学中的法宝,社会科学也不例外。

20130803140632-2112251138.jpg

现在社会科学的风气是尽量利用数学来解释社会。而社会科学中利用数学最普遍的就是经济学,从经济学中所发表的文章,就可以看得出来,应用数学的比例,几乎可以说是100%,而且文章中用到的数学是越来越深,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抽象。这个数学化的趋势导致社会科学中的发展越来越激烈,就连社会学,政治学的发展都以数学化作为基本范式。

这个范式的发展在学术中很有威力,在现实中数学的威力又如何呢?这个问题直接指向我们一开始说的矛盾。政治学里不能够排除情绪的因素,而经济的数学计算永远只是几率,不能够达到绝对的真实。这个时候,经济的数学计算加上情绪,出错的可能性发生了。

在具体情况中,政治人物是用情绪来否定经济理论计算的。实际上发生冲突的对象,就是美国中央银行,叫做美联储。中央银行所采用的政策非常严格,这些政策包含的核心价值,就是维持经济稳定,尤其是不让通货膨胀或是通货紧缩的现象发生,避免经济局势无法控制。中央银行的办法就是控制利率,以及货币的发行量。

为求稳定,所以中央银行的经济学家就在经济好的时候提升利率,压低过热的经济现象,然后在经济不好的时候,就降低利率,刺激民间的消费,增加经济发展的动能。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若是与政治人物的利益冲突联系起来的时候,那么问题就来了。

政治人物的利益就是要连任,而经济是选民最关心的事情,选民要的是极端的发展。选民不能够理解什么叫做过热的经济,为什么在失业率低,经济发展良好的局面,要提高利息,抑制经济发展呢?尤其是当股市正热,节节上升,大家都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为什么要让大家失望呢?

于是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人物,以连任的情绪为主要的想法,置经济理论于不顾。他虽然不能够完全反对经济理论,但坚持这个经济理论所得出来的结果,只是几率上的计算,还是有出错的可能性。因此,他不断的针对美联储的政策作出干预,甚至不惜以换掉鲍威尔主席作为威胁,换成什么人呢?他想要换成一个能够配合他,连选得连任的人。

这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为什么呢?正是因为社会科学里面所出现的矛盾现象,我们可以用是与否来回答。这的确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因为一个不懂经济学的政治人物,以政治任命为威胁,让全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央银行,也就是美联储,必须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修改执行中的策略。

反过来说,特朗普的想法并不见得是完全不对的,主要的原因正是经济学的数学模型讲的是几率,是有可能出错的。这个有可能出错的事实,也就是特朗普很得意的原因,认为透过他几次口头上的警告,美联储不得不就范,让美国的经济信心又翻转回到乐观的局面。

这是不是一个仁智互见的局面呢?我以学术人的身份来谈,答案很可能是政治人物对于经济的干预是错误的。